獻奏

本周五將出席京都東福寺涅槃会的獻奏。而今年6月30日,也將會和老師以明暗尺八的名義同台演出。相比起在舞台燈光下的音樂表演,我更願意從事藏身天蓋與袈裟下的獻奏儀式。與其教觀眾於台下拭目以待,我寧願免去主角的光環,釋除一切虛榮慾望,純粹地傳遞尺八的聲音。一直以來,文化的推廣與傳承很容易被利用成為個人追求名利的借口。愚見認為;好的東西,無須搖旗吶喊,自然會傳承下去。傳統的遺失和扭曲,都是因為參雜了過多的爭名逐利與不純粹動機的結果。

人的一生,就努力去完成一件事情,不巧立任何名目,不自封使命,只管純粹地去做。過程中的點滴已足夠承托一生的喜悅。

通過技藝努力地認識到自己不是什麼一回事,相比利用技藝努力地使自己成為什麼一回事,這份技藝在你的生命中會更有價值。

#尺八尺八奏者香港音樂香港尺八禪修宗教音樂普化宗明暗寺道場吹禪